月逐流华

【8.30公告】写给因为双玄/水地风/《天官赐福》关注我的粉丝们

松乔:



乐乎内可以转载但请不要添加任何tag,未经本人同意,本篇动态的任何内容谢绝以任何形式转载到其它任何平台。发言不易,谢谢合作。




拒撕、拒无脑喷黑、拒KY,来一个拉黑一个。






8月14日我发过一篇公告,虽然分条缕析,过后浏览仍觉有些笼统,根据实际情况,有些地方说得不够严谨,需要完善。加上近期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故而多了些不得不说的话。我9月初开学,趁着还有时间,新发一篇公告(原来的公告已删除)向各位关注我的朋友们言明诸事。






☆因为公告较长,这里发个精简版:




今日诸言,无意辩论,只是想和关注我的大家说些心里话,告诉大家我为何写、为何不写,为何爱、为何不爱,如何写、如何爱的理由。




1、关于乐乎及微博动态更新:停止产粮一段时间,再产粮时间不定。


2、对待天官及MX圈:淡到边缘,粉水地风角色,不粉作者,取关随意也不必知会我(内含详细原因以及我现在对《天官赐福》和MX圈的一些看法)。


3、对现有天官相关博文的处理:同人文已删除所有tag,分析文和转载文的tag保留。


4、今后TGCF相关产粮计划:


  只产水地风为主的粮,乐乎定期发目录链接且不打任何tag。


  计划一定产出的粮只有两篇,可能都是连载。写完这两篇,水地风相关的粮就随机产出了,如果有十分心仪的脑洞或许会写。除水地风相关的单人及其CP是特殊情况,我不会再产MX圈其它任何单人或CP为主的粮,谢谢理解。


因三次元的不|可|抗|力,加上会入新圈,本人更新双玄/水地风的频率可能会很低,谢谢理解。


5、附录:说给评论区。




☆以下是完整版公告(篇幅较长,感谢阅读):






一、关于乐乎及微博动态更新:停止产粮




我将停止产粮一段时间




此处的“粮”仅指同人图文。




由于本人接下来三次元会很忙,需要收心,所以乐乎“松乔”和微博都停止产粮一段时间。




停止产粮期间我可能偶尔冒泡点点红心蓝手、转载一些内容,发一些评论性文字和碎碎念,但不会发新粮。






二、对待天官及MX圈:淡到边缘






(一)对水地风




对水地风,我只粉角色,不粉作者。评价作品及人物形象和评价人(作者)的评价体系不同,二者不能简单捆绑。评价人物形象的依据是文本,而评价人,要看他做过什么事。评价作者,本质上还是评价人,作品艺术水平的高低只是其中一个因素,得出的结论也不足以代表作者这个人。所以在我这里,喜欢作品/角色≠喜欢作者。如您觉得难以接受,请大方地取关,也不必告诉我




(二)淡圈原因




1、混MX圈历史浅谈




我知道MXTX,是两年前一个同学向我安利MDZS,但我当时沉迷一个动漫圈无法自拔,并没有入坑,用手机看了十来章就放在了一边。之后抱着好奇和娱乐的心态在B站接触过一些MD同人。后来站在圈外,懵懂地知道此圈“KY”、“撕X”出名,但也止步于知道,就完了。后来出了那个动漫圈,闲逛乐乎,无意间看到大触画的《天官赐福》同人图,是半月关罪人坑那部分的剧情,我很感兴趣,就去搜了《天官赐福》。当时它连载到第二卷开头,我花了三天恶补完前面所有章节,然后追连载,看天官相关同人有三部书合在一起创作的,也去补了前两部书。《天官赐福》我最先萌的CP是花怜,双玄后来居上,但现在我只萌水地风相关了。MX圈三部作品我都读过,但我只给《天官赐福》产过粮,可以说,只混过MX圈中的天官圈,对另外两个“子圈”只是旁观过。




《天官赐福》我从第二卷一路追过来,在双玄圈里待得也比较久,可以说亲眼见过双玄圈的波折起落。我自问名不见经传,小读者一枚,TGCF圈和MX圈浩如烟海,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今日诸言,无意辩论,只是想和关注我的大家说些心里话,告诉大家我为何写、为何不写,为何爱、为何不爱,如何写、如何爱的理由。




2、为何产生淡圈想法




我对“MX是否融梗”、“MX是否营销”之类的事,不知全貌,所以我不评论,这些也不足以构成我对MX圈心灰意冷的原因




MDZS粉的KY我见识过:我亲眼见过在与MDZS毫无关系的兔子视频里不断刷“蓝二哥哥”的弹幕,我亲眼见过在与MDZS毫无关系的动漫里玩“金光瑶身高梗”的弹幕,我亲眼见过在某部与MDZS毫无关系的漫画里不停刷MDZS相关的弹幕。虽然是MD圈的,但MDZS和TGCF都属于MX圈,再说,TGCF的KY弹幕,我也见过。但是,我同样见过:一些MX圈的理智粉及时在评论区发声明道歉和抵制KY行为,还有MXTX发公告提醒粉丝“不要在无关的地方刷我的文”。尽管效果仍不敌KY大势,但毕竟从作者到粉丝都采取行动阻止KY行为了,而且粉丝KY本质上并不影响我看书。所以,粉丝KY,也不足以构成我对MXTX和MX圈心灰意冷的原因。




我对MXTX从来不是粉,我对MX圈的兴趣、热情和爱意,始于《天官赐福》,也止于《天官赐福》。兴趣、热情与爱意之所以殆尽,书内原因为主,书外原因为辅。另外,这是我对这本书爱意减退的理由,相当于我个人的读后感,仅代表个人观点,我只是说明我为何“不喜欢”,不强求别人同意也不介意别人反对。您同意与否和我无关,我也不欲与您辩论,谢谢。如果您愿意发表不同的见解,我欢迎。不过,如果您企图用驳斥的观点说服我,请您发表见解时,确保您证据切实、逻辑自洽、用语文明,这里不介意反对意见,但拒绝一切强词夺理、强盗逻辑、企图尬洗、纠缠不清的“反对”言论及行为,一经发现,别怪我删您评拉您黑。




⑴书内原因:《天官赐福》扭曲的价值观打击了我,修文毁了我最喜欢的珠玉(水地风副本)




一个文圈,我可以容忍它粉丝KY;一个作者,我可以接受他鞭长莫及,也可以容忍他“有个性”。黄侃先生教课“下雨不来,下雪不来,刮风不来”,如此恣肆的教书态度,也不影响他流芳百世的著作给无数人启迪。我的身份是读者,读书自然是第一位的,读书的思想内涵、艺术成就,吃“精神粮食”。可当我发现上了金榜的“精神粮食”是一堆被粉饰成“绿色无公害”的食用香精时,我也会拒绝




一个文艺作品的价值观,是它最重要的“精神粮食”。哪怕该作品人物单薄、文笔幼稚,只要价值观是正确的,它就是在底线之上的,可以普遍传播的。就算是样板戏中类型化、脸谱化的人物形象,也不影响这些戏剧弘扬的爱国主义精神和艰苦奋斗精神,这种正确的精神就是它正确的价值观。可一部文艺作品,如果它价值观的正确性起了争议,那它的普适性、可看性就需要打个问号。比如有些“黑深残”的日漫,选择在深夜播出,就是因为价值观极端、受众十分有限,所以是“深夜档中的深夜档”。而《天官赐福》扭曲的价值观,正像被美化成“绿色无公害”的“食用香精”一样,看似是精神食粮,实则是精神快餐




因为《天官赐福》篇幅太长,所以我在这里挑对我打击最大的四点来说。




①对“爱情至上主义”的美化




《天官赐福》作为一部纯爱小说,它的核心就是花怜的爱情。




作者在后记中写:






以及,花城一句出名的表白:





先从花城这句表白开始说起:花城这句表白,看似浪漫无比,实则偷换概念。如果这句话正确,它应当指地位“高高在上是你,跌落凡尘也是你”。然而,从第四卷花城帮助黑化的谢怜为虎作伥的行为来看,文中体现的是人品“高高在上是你,跌落凡尘也是你”。它以“不言主语”的方式,以谢怜先是太子后捡破烂的人生境遇作掩护,混淆视听,偷换了“地位”与“人品”的概念。无论谢怜是黑是白,花城都“誓死追随”。幸好他喜欢的是谢怜,如果他喜欢的是白无相,那会如何呢?这就有问题了:常理是三观决定爱情,花城这里,却是爱情决定三观,一切以爱情为中心,一切为了爱情服务。




谢怜救花城,花城选择爱谢怜,这确实是三观决定爱情,因为谢怜善良、高尚,所以花城爱他,把他奉为神明;可是谢怜都黑化了,品格都变了,都要去大肆杀害无辜的百姓了,花城还爱他,愿意陪他一起作恶,就因为他是谢怜,这就是爱情决定三观,这就极端了。这种“爱情至上主义”固然如作者所说“义无反顾地深爱着另一个人”,很浪漫、很美好,可是,不值得推崇、不普适。这种“义无反顾”的爱情观,这种“爱情决定三观”的价值观,我实在不能苟同




试想,你有一个朋友,他谈了个对象,你没招他没惹他,有一天他杀了你,在你临死前告诉你:因为我对象看不惯你,我爱他,他让我杀你,我就杀你——爱情决定三观,一切以爱情为中心,一切为了爱情服务,没毛病。




可怕吗?




我不知道您们怎么想,反正对我而言简直太可怕了。虽然这个假设极端了些,但按这种爱情观来推理,没有毛病。




然而,花城的这句话,如不深究,则难以想明白其中的蹊跷,但潜移默化地接受了这种“爱情决定三观”的爱情至上主义的洗礼。此外,黑水岛上,风师、水师、裴茗这一干同伴与花怜失散,生死未卜,花怜却心安理得地烤兔子、说体己话;谢怜明知风师身陷水府囹圄,移魂大法被花城强行拽回之后,想的不是如何救风师而是继续和花城亲亲;万鬼躁动,戚容已经扬言要吃谷子,谢怜却抛下羸弱的幼童谷子不救,去关心绝境鬼王血雨探花,从这个角度讲,谷子没被吃是要感谢戚容善良;君吾黑化,天下苍生岌岌可危,花怜在天庭重聚之后还不忘打情骂俏;谢怜的亲表弟将死,花怜却利用他秀一把恩爱。




为了恋爱,可以置同事、朋友的安危于不顾;为了恋爱,可以放着幼齿小儿和天下苍生的安危不管;为了恋爱,死者也可以被秀。




花怜的爱情,有让人感动的地方吗?有。世中逢尔雨中逢花、血雨探花因爱而生、鬼市赌坊一眼万年,等等,都是感人的瞬间。可是越往后,他们的爱情越极端,最终发展成了:为你,我可以不问道义良心,所向披靡——这就是花怜的“至上爱情”。作者渲染其甜蜜,用糖衣美化这种极端的价值观;粉丝沉迷其甜蜜,非但不质疑,还将这种爱情奉为圭臬般地赞美。最终花怜之间的粉红泡泡,淹埋了“价值观不正”的事实。




我真是惊讶极了,怕极了。




②攀慕富贵、拉踩贫穷,把没素质的土大款行为当炫酷标榜




我承认,不愿贫贱、追求富贵,人之常情。可是因为爱慕富贵,就攀附谄媚富人;因为讨厌贫穷,就贬斥贫困的人——这样的文章,没有风骨可言,只有铜臭满纸,无论古今中外,都是文学中的下下品。




杜甫曾写“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通过对比的方式,对穷人表示深切同情,对奢侈的富贵加以批判,人们记住了这个名句,更记住了仁者之心的杜甫。巴尔扎克笔下的拉斯蒂涅,最后为了追求富贵走上歧途,令人心悲。笛福创造的鲁滨逊流落荒岛,靠着自己的双手获取财富,创造幸福。三个作品,三种角度,流芳千古。杜甫是怜悯之心,巴尔扎克是冷静体察,笛福是书写追求幸福的精神。他们谁都没有踩着贫苦者的尊严攀慕富贵。




《天官赐福》番外《鬼王的生辰》中,却踩着贫苦者的尊严攀慕富贵,攀慕的还是一种没素质的“土大款”的富贵。我知道把《天官》与文豪的名著比较太苛刻,可是,就算放到网文圈,一个上了金榜的作品,价值观却如此跌破下限,对得起它的名誉吗?




天庭的财神是什么概念?相当于国|务|院|财|务|部部|长。财|务|部|部|长都得不到的珍宝,什么概念?就好像王羲之的《兰亭集序》真品,找到了也只能放在博物馆,国宝级别,价值连城,稀世珍宝。对应到《天官》里,那支会生竹叶的笔,就像《兰亭集序》真品一样。诚然,花城得到它,可以说明花城本领大,但花城得到了却不在乎,自己写不好字就拿来摔,就好像写不好字就把《兰亭集序》真品团皱了扔地上。这样的行为,又能说明什么呢?




说明他有钱吗?是,能说明他有钱。但是,钱是衡量《兰亭集序》真品价值的唯一标准吗?显然不是。稀世珍宝之所以为稀世珍宝,除了金钱价值,还有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工艺价值、欣赏价值,等等。把《兰亭集序》真品当钞票,随便撕,对它的其它价值不闻不问,是没品的土大款行为。




或许有人会说,是因为花城气急了,影视剧里不是经常有皇上一气急就摔茶杯的桥段吗?是,但皇上摔的是茶杯,摔的不是汉代的“马踏飞燕”真品。花城摔宝,说明他不在乎钱,更说明他不在乎这个珍宝的其它价值。拿金钱概念来衡量国宝,这可不是贵族,而是土大款。贵族是知其价钱且知其价值,知其价值且尊重其价值,懂得欣赏,而不是仗着有钱焚琴煮鹤、暴殄天物。若说花城眼里除了谢怜没别的,抱歉,我不觉得,眼里只有恋人,没有其它,只拿金钱概念来衡量国宝的人有什么可爱的。花城写不好字就摔竹叶笔,犹如熊孩子打不赢王者荣耀就摔iphoneⅩ,是没素质没教养的行为,不炫酷,更不值得提倡。




更令我寒心的是,MXTX不但标榜这种“土大款”的没素质行为,而且是踩着贫困残疾没落户的尊严标榜这种行为。对方已从前国|务|院|财|务|部|部|长的亲弟弟沦落成残疾的乞丐,一片赤诚地考虑礼物。MXTX还要用这位已故“财|务|部|部|长”和他悲惨亲人的“没见识”来衬托花城的“有见识”,用他们的“无”来衬托花城的“有”,直踏得人颜面扫地、尸骨无存,简直是“但求朱门酒肉臭,何妨路有冻死骨”!一副嫌贫爱富的铜臭嘴脸。




③初心虽好,效果却坏:MX写的不是信徒与神明,是毒唯粉与过气明星




MX在《天官》第88章《永志不忘永志不忘》的作者有话说里写“破败的神庙里即将被遗忘的神明和尚且年少的信徒,这就是这篇文在我脑海中有印象的第一个画面,也就是最初驱使我写这篇文章的冲动”(如下图)。





她的初心真的很好,C天R地攻×仙风道骨受的人设也很讨喜,但是,种子种进一片贫瘠的土壤,又以硫磺水浇灌,最终长成了一朵食人花。




a、写作环境:宗教文化氛围单薄、宗教及“信神”的文化土壤贫瘠




MX想写神明信徒,想写信仰下的爱意,完全可以。但是,想要用真正的“信仰下的爱意”打动中国的读者,却不是容易的事。作为自古以儒家文化为主流文化的大国,作为自古神权服务于君权的大国,加上释、道思想传入中国以后,虽有独立发展,但也有不少和儒家思想融合在一起,所以我国缺乏纯粹的宗教土壤、宗教的文化氛围,纯粹的“宗教”与“信神”在中华民族大多数人思想中的影响并不似西方宗教那样深厚,因为我们实在缺乏深广的、一脉相承的宗教氛围和宗教思想渊源。当今因为“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自然还是有宗教信仰存在,闽南和藏区的宗教氛围比较浓厚,但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当今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是“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大部分人不信教,更不会对“信神”有切身体会。




MX想在大多数中国读者“无信神”的意识中以“信神”动人,已实属不易,她不喜考据,没有关系,真能构建出一个“信神”的世界,描述“神与信徒”的关系,就已经是常人之所不能了。而她简单粗暴的操作,使“神”与“信徒”沦为标签。




文化土壤本就贫瘠,她还不好好把握可以把握的地方。她写了个爱情故事,这本无可厚非——对一个网络CPY文学,这也可以,毕竟要“以信神动人”对它来说是很严苛。但这个爱情故事所崇尚的爱情观走向了极端,浸泡着这个爱情故事的世界,也被人欲熏染得世故、污浊。




b、书内世界观:娱乐圈化的神坛、利欲熏心的“神佛”、活在台词里的“苍生”——危如累卵的世界




满天神佛,人欲极重,无可厚非。艺术的世界,用神界写人界,用天庭作为舞台展示人性,这可以。但是,坏的可以坏,好的也一定要好,就算都坏,也不能把坏说成好。一个上天庭,诸多神官趋炎附势、虚与委蛇、唯利是图、媚上欺下,就那么几个神是真君子、真国士、真战士,最后还都扁平化了:裴茗沉迷泡妞、雨师沉迷送菜、灵文沦为批卷机,哪怕是“仙风道骨”、“心系苍生”的主角谢怜,也可以脸不红心不乱地请乞丐吃鸡精洗澡水来兑现拖欠一年的承诺。然而,这些人,尤其是主角,是作为“正面形象”来塑造的,即使不完全正面,也是圆型人物。谢怜真君子,末尾成了“假道士”;灵文、雨师是真国士,最后只剩批公文和送菜;裴茗是真战士,最后沉迷女色……果真如作者所说“乌烟瘴气的上天庭”。




在拯救苍生的时候,火巨石飞下来,满天神佛畏畏缩缩,要靠一个断手断脚的凡人去扇扇子救,斗灯看戏八卦吃瓜却一个比一个积极。仙乐皇室腐败、旱灾严重、民不聊生,永安百姓走投无路起兵造|反,谢怜喊着“拯救苍生”,拯救的却只是谢家的“苍生”。本来王朝没落、革||命更替、改朝换代,是历史之常情。苍生自救,何错之有,骂苍生,苍生何辜?




斗灯如同刷榜,看戏犹如八卦;仙无仙风,道无道骨,神无神性;只重功名利禄,不问修身养性、立德树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也招致嫉妒、针对、骂声无数——神官仿佛明星,灯数是榜单,信徒对应观众和粉丝,毫无违和感——这还不是娱乐圈?




真信徒之所以信真神,是因为有正确的教义,这些神与信徒,这种信仰,才有绵延不绝的生命力。纵观古今中外,无论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甚至道教,只要没被别有用心地“异化”,都是劝人行善、珍惜生命、造福自己与社会。引人向恶的,损人不利己的,是邪//教。第四卷谢怜黑化企图荼毒苍生,这是向善吗?花城还义无反顾地追随他。且花城追随的,既不是教义,也不是谢怜的“善”,不是曾经救他的可爱的谢怜,而是他自己的、名为“谢怜”的选择——是不是很像明星与毒唯粉?我的爱豆怎么样没关系,重要的是我的爱豆×××还有我。




可怕的不是写毒唯粉与明星的爱情,可怕的是美其名曰“神与信徒”、“信仰”、“信仰下的爱意”。这是在误人子弟,曲解“信仰”、“神与信徒”的内涵,贬低其精神境界。




“神明—信徒”的关系没建立好,爱情观又走向极端,曲解“信仰”的含义,贬低其境界,还能看什么呢?还能吹什么呢?




我吹角色吧,可是第五卷,角色要么崩坏,要么扁平化。我最喜欢的水地风三人、水地风副本,新修版将他们毁于一旦。




④水地风副本珠玉毁弃




这里推荐一篇分析文:乐乎公子木《以〈天官赐福〉中的师青玄为切入点谈谈墨香铜臭对配角的态度问题》。里面较全面地分析了新修版对师青玄及水地风副本的不利影响,我乐乎的主页里也转载了,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看。这里不过多赘述。




抛却④的个人喜好不谈,①②③的价值观问题,已经足够让我不敢恭维了。




即使按下“融梗”的事情不表,即使《天官赐福》是实打实的原创作品,在我眼里,它也是“过大于功”的,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比例如4S、JXWY等抄袭之作更可怕,因为它凭其“原创”的合法性,得以带着裹有糖衣的扭曲的价值观在机制尚不完善的网文市场上大行其道,潜移默化地传播不正确不普适的的价值取向如果把4S和JXWY比作假货,那“金榜题名”的TGCF就是有名无实的劣质快销品。恕我直言:文艺作品作为精神粮食,无论“假冒伪”还是“劣”,一样是业界毒瘤,一个是打击原创积极性,另一个则是有害精神健康。




想明白这些以后,我对《天官赐福》的爱意,对它所剩不多的热情,大打折扣。




⑵书外原因:TG圈、MX圈,作为文圈,“唯作者主义”风气盛行




在MX圈“唯作者主义”风气盛行——这我想淡到边缘的书外原因(为什么不彻底退,后面说)。




这种“唯作者主义”之风,主要有两种言论。




a、将对作品及其元素的喜恶无条件与对作者的喜恶捆绑




诸如此类言论:“喜欢书/人物必须喜欢作者”、“只喜欢书/人物不喜欢作者的读者是毒唯”、“一边粉角色一边diss作者的人都大错特错”、“没作者你能看到作品?”




首先,作品脱胎于作者之手,它就是独立的,可以被读者自由解读的,且对作品的解读不能代表对作者的完整解读。诚然作品承载着、体现着作者的才华,作者的创作意图也有机融于其中,但它体现的仅仅是作者的才华,而作者的人品,它无法完全体现。而喜恶一个人、评价一个人,要全面看待他做的事情、全面权衡他的功过,才能定论其人品。以一本书的优劣判断作者人品的优劣是偏激的,以此类推,把读者对作品的好恶与读者对作者的好恶捆绑在一起,也是毫无道理的。




就好像,秦始皇建了长城,你试试对历史老师说:“因为长城是瑰宝,所以秦始皇完美。”你猜猜老师会不会打开历史书,教你认“功大于过”四个字?




用“作者是作品的创世神”来辩驳,看似有道理,实际上也是偏颇的。




如果“创造”之功可以抵过一切,那么当年陈胜吴广、刘邦项羽就不应反秦朝——秦统一了六国,没有大秦,能有现在统一的土地供你栖息?所以你不能反,汉朝不应建立,汉朝的一切都应被否定,汉文帝、汉武帝都不是贤君,是逆|贼。




如果“创造”之功可以抵过一切,那么把孩子送给杨教授的家长,把孩子送入豫zhang书院的家长,也不该被谴责——没有他们能有这个孩子吗?你们骂家长做什么?




打下江山不会守,是帝王的过错;生了孩子不会养,是父母的过错;立了人设不会写,建了世界结尾崩,挖了坑填不好,就是作者这个“亲妈”/“创世神”的过错。作为读者,观其满目疮痍,还不能心疼江山、孩子、角色吗?不能为他们喊一声屈吗?不能爱他们吗?不能用自己的爱意在同人里给他们幸福吗?




然而,在“唯作者主义”之下,只爱作品不爱作者就是不能的。如此“唯作者主义”,我目前所见,仅MX一家。如此“唯作者主义”,我还是第一次见。




b、作者写什么就是什么,不容质疑也不容更改 




作者写贺玄欠债、暴食,不欠债、不暴食,就不是贺玄。作者写师青玄是乞丐,他就是乞丐。




没有全面看待角色,不按逻辑推敲,人物怎样,作者说了算。即使人物行为用逻辑解释不通,即使结局留下很多坑没填,即使第五卷崩坏,作者也是对的,我们也是听的,不仅听,还要大听特听。现在不成,还可以等修文,即使修文把一个立体的人物修成一个扁平的人物,我们也信得过作者。




这些读者,究竟是读书,还是读作者的懿旨?一部作品,即使是大家的手笔,即使火遍大江南北,谁也不敢说它们“完美无瑕”。鲁迅曾讽刺林语堂的小品文为“涂脂抹粉的站街老妓//女”。唐朝戴嵩画《牧牛图》被牧童嘲笑说尾巴不对之后,还可以虚心受教。琼瑶作品影响一代人,可是“反琼瑶文”比比皆是。




MXTX比得过林语堂吗?她的影响力比琼瑶阿姨大吗?她写的作品一点瑕疵都没有吗?作为读者,凭什么作者写什么,就必须是什么呢?读者和作者本质上是平等的商业关系,不是奴才和地主,更不是信徒与神官。如果您自己以为自己是信徒,作者是神官,也不要以己代人,认为所有人都应该来对作者顶礼膜拜。




读者和作者地位平等,读者和读者也地位平等。你有什么权利和勇气,要求别人和你一样?你有什么权利和勇气,要求别人把一个CPY作者奉为圭臬?




可怕的是,许多MX圈的读者,顺从作者而不自省,强求别人而不自律。作者写出了漏洞,他听从,不以漏洞为耻反以为荣;别人不听从,还要想尽办法强行按头,为作者做无罪推论,为提出质疑读者做有罪推论。




这等对作者唯命是从,我还是第一次见,所见文圈中,独MX一家。




这里,我作为贺玄粉,容我为贺玄喊一句冤:欠债暴食梗和坟头车已经快将他毁了!




足以金榜题名的读书人,深知“贫者不受嗟来之食”,科考是要考《礼记》的,作为知书达理的书生,他一不会拉着脸所有开销找花城借贷,二不会做偷鸡摸狗的事,偷的还是十分下品的五十碗鸡精洗澡水!生意好到被竞争对手联合打压的经商奇才,隐忍百年一朝复仇的绝境鬼王,说欠债就欠债,合理吗?欠债的人,要么是无赖,要么是无能。难道无赖和无能之辈也能通过万鬼厮杀成为绝境鬼王?如果这样,花城这个绝境鬼王,含金量也必定不高。




即使醉心复仇不想发财,不想成为马云马化腾比尔盖茨,难道自食其力的能力都没有?喝水吃饭、水电房租、房屋装修、衣裳铺盖、应酬请客、花鸟鱼虫,就都去借贷?




MXTX张冠李戴两个荒唐的梗,满座读者,质疑之声微弱,玩梗之势并起。恕我直言:给贺玄张冠李戴两个荒唐梗的MXTX,还有用暴食、欠债将立体的鬼王片面化、贬低成一个无脑吃货赖子的所有读者,你们,都欠贺玄一个道歉!MX举刀伤贺玄,你们一人一把刀,一刀一刀,将这个替天行道、形销骨立的绝境鬼王捅得血肉模糊,再把他的身份和皮相给另一个毫不相干的酒囊饭袋,从此,他成了一个名存实亡的人。




我作为贺玄的粉丝,看到他被百般玩弄、百般诋毁、百剑穿心,刺他的人还浑然不觉,以为这是爱,捅他一刀还要说一声:“我们爱你,亲妈也爱你。”我心痛。我作为师青玄的粉丝,看到他在新修版被修成一个低||俗的人,我心痛。




而看着这个圈子,大环境仍是声势浩大的“唯作者主义”,我岂能不瑟瑟发抖?




⑶总结:书都不容易好好看了,圈都不容易好好混了,我还能指望什么?




融梗的事,我不清楚;粉丝KY,作品无辜。我是来看书的,然后为我喜欢的角色写一些同人文。




从一部作品看作者的人品,确实偏颇,但从一部作品看它的价值观,却是顺理成章的事,价值观不对,就“过大于功”了。书喜欢不起来,那我喜欢角色,可我喜欢的角色被这个圈子亲手毁了。




我还能指望什么?




(三)不彻底退圈的原因




选择淡圈,不彻底退的原因有三:




第一,水地风作为书里的角色,作为旧版《天官赐福》难得的珠玉,新修版被毁弃得面目全非。角色的命运归根到底是交给作者来左右的,他们是受害者,他们无过,我同情他们,我还爱他们




第二,我不想我爱的角色,被作者毁尸灭迹而无从伸冤,被路人横眉冷对而无从平反;我在网易云《Remeber Me(Lullaby)》这首歌下面看过一条热评:“爱的反义词并不是恨,而是遗忘。”——我不想成为“遗忘”他们的人




第三,我周围还有真正志同道合的伙伴




或许会有人说:爱看看不看滚少BB!




我巴不得滚,我悔不当初入了此圈!




但是我说了,我爱角色,我不把爱角色和爱作者和书捆绑在一起,角色无辜。我滚了,我爱的角色怎么办?由着他们变成新修版三个SB,由着路人对他们误解,由着MXTX对他们毁尸灭迹,由着满座读者拿他们寻开心,由着他们无处申冤含恨而死?——我做不到,至少现在做不到。




借公子木文章里的一段话:




「我爱这个角色,看到他被伤害,我就要维护他。这和你们爱墨香铜臭,爱你们自己的爱豆,看到他们被伤害就要维护一样。




书里虚构的角色又如何?福尔摩斯也是书里虚构的,然而——“知名的英国皇家化学学会于2002年10月16日授予他荣誉研究员称号,使其成为第一位获此荣誉的虚构人物,在此书问世百年后,英国皇室决定授予小说同名主人公大侦探福尔摩斯以爵士爵位。英皇授爵的条件是苛刻而严肃的,而这次却破天荒授给一个书上的虚构人物。(百度百科)”




一个角色,只要有可爱之处,就有爱他的人,就有人愿意为他说话,有人愿意授予他应得的荣誉,他受伤害就有人愿意维护。」




你们放心,我总有一天会离开的,只是不是现在,我想趁着爱意还没完全褪去,再为他们和真正爱他们的人做些事情。




三、对现有天官相关博文的处理




同人文已删除所有tag,分析文和转载文的tag保留。




四、今后水地风相关产粮计划


  


只产水地风为主的粮,乐乎定期发目录链接且不打任何tag。




 计划一定产出的粮只有两篇,可能都是连载。写完这两篇,水地风相关的粮就随机产出了,如果有十分心仪的脑洞或许会写,没有就不写了。除水地风相关的单人及其CP是特殊情况,我不会再产MX圈其它任何单人或CP为主的粮,谢谢理解。




即使度过这段紧张期,由于三次元的不|可|抗|力,加上可能会入新圈,我分给双玄/水地风的精力和时间会有所减少,所以产粮频率会很低。这里希望大家理解。




五、附录:评论区须知




在此重申:本文中的一些观点,纯属个人观点,是我对这本书、这个圈子爱意减退的理由,相当于我个人对书的读后感、对圈子的观后感。我只是说明我为何“不喜欢”(我也说明了我为何不喜欢但只是淡圈),不强求别人同意也不介意别人反对。您同意与否和我无关,我也不欲与您辩论,谢谢。如果您愿意发表不同的见解,我不介意。如果您愿意有、理、有、据地发表自己的看法,我欢迎。




不过,如果您企图用驳斥的观点说服我,请您发表见解时,确保您证据切实、逻辑自洽、用语文明,这里不介意反对意见,但拒绝一切强词夺理、强盗逻辑、企图尬洗、恶意刷屏、纠缠不清等“反对”言论及行为,一经发现,别怪我删您评拉您黑。




至于以任何形式KY、故意黑、无脑喷、评论里带脏字,无论针对书中人物、针对评论区其他人还是针对本人和本文,一经发现,一律删除拉黑处理。



评论

热度(229)

  1. 一九八七月逐流华 转载了此文字
  2. 每天起床大喊三声坑坑坑一颗松子乔 转载了此文字